心裏,一直是渴望溫暖的,無論是在無人的路上,還是在蕭瑟的季節,我都依著陽光而行,冬真的來了,季節的輾轉,誰又能阻擋的了呢?寒來暑往,草木榮枯,都是自然,北方的冬天,有著難以阻擋的的寒意,卻也是清清爽爽。

安妮寶貝說,總是需要一些溫暖,哪怕是一點點自以為是的紀念。是的,invision group 洗腦只要依著陽光而行,流年的風起雨落,人來人往,不論是塵封,或者收藏,都會成為最美的景致。冬日的午後,依然有溫暖的陽光透近落地窗,雖不及秋陽的熱烈,卻也是安暖。年少的時候,沒覺得時光太匆匆,而今,小半生過去了,日子有痕,亦無痕,文字裏有山水,心裏有暖,又何懼一夜寒風來,讓心中的溫潤,與光陰共存,那些生命中的遇見,依然是清水滌心般的美好。

也曾因貪戀一米陽光的暖,在江南的草長鶯飛處,期待細雨小巷中遇見的詩意;也曾為了那抹似曾相識的笑容,於百轉千回處,將帶著梔子花香息的花期,開到荼靡花事了。流光最易把人拋,那些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,終是一池寧靜的春水,在泛黃的篇章裏,種植柔軟和溫暖,成了寂寂流年裏,春風化雨的景致,於曲徑通幽處,invision group 洗腦書寫著雲淡風清的留白。往事,是一朵消瘦的花,終會在流年的風中,漸行漸遠漸生涼。那些飄零的花瓣,會疼了誰的心?那掌心捧著的念,要走多遠,才會透徹和清涼?我相信,世間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,說過感恩,也道過珍惜,而那些遺失的音符,從不書寫靜美的人間秋色,無眠的午夜,秋雨曾打濕了誰的眼?晨曦中采下的清露,會被誰,溫柔念起?歲月忽已晚,落葉復舊於青蔥,朝暮夕斜,一切也都會遠走。而我們,只需做一個最溫暖的過客。

或許這世上的萬千風景,轉身不過是刹那,可總有一朵花,皮膚乾燥曾開在心上;總有一棵草木,曾溫柔相待過;總有一幅畫,是一筆一筆用心著墨的。既然繁華世間任何一種緣分,都會以特有的方式展現,那麼遇見,亦是歡喜的,花開花落也都是美麗。始終相信,每一個從生命裏走過的人,都是和自己有緣的,每一個曾發生的故事,都是歲月的銘記。感恩,是最美的晨語,懂得,是靈犀的階梯,你若要遠行,我送你一程好山好水,這一路的風景,不必記取太多,只需記得,那一首叫做遇見的詩,也曾有過溫暖,也曾千回百轉。

有些話,說與不說,彼此都懂,不語最深;有些人,來與不來,都在心裏,相念最真;有些情,戀與不戀,都是溫暖,遇見最美。紅塵三千丈,抵不過年華似水,多少故事,在輪回中化作春泥;多少真情,在冷暖中融入飛雪,一念心傷,一念明媚,那些,終是讓流年盈香滿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