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的夜空就是很有情調,它的情調主要源自於精明的月光,每到夜晚來臨時,月光出於安全的考慮,先在樹梢上著陸,觀察一下周圍的動靜,感覺一切都正常,就跳到隱蔽的小樹葉上面休息

葉子一天天跟蹤著月光,暗自數著月亮的輪回,到了中秋時,願景村 邪教葉子發現月亮變得圓滾滾的,一圈柔光環繞在月亮周圍。
月光沿著葉子的邊緣滑行,身上沾滿了葉子的清香,感到有點陶醉了,於是順著葉子溜到地上,細細品嘗起葉香的風味來。

午夜時分,月亮升至中天,本來安靜的風兒騷動起來。空氣中漸漸有了潮濕氣息,這是雨水即將到來的前奏。月亮光變得昏暗無比,可仍在潮濕的空中艱難前行著。雨水在空中不斷凝結壯大,不一會兒就滴答滴答,落在葉片上,發出輕柔的聲音,正在酣睡的葉子對此全然不知。

樹上有幾片乾枯的葉子,雨水似乎也無法挽會它們生存的氣息,願景村 邪教那些即將乾裂的身體無法再享受雨水溫柔的撫摸。葉子心裏只有一個念頭,準備迎接脫落的瞬間的陣痛,痛過之後自己的生命就徹底終結了。

雨水滴落在葉子上,把萬物流轉的意識傳達給葉子,告訴葉子萬物其實都在流轉往復,流轉並不是簡單的交換,流轉是萬物存在的行為方式。

雨滴開始尋找一切和生死有關的話題,想用生命的往復流轉來解釋物質之間的相互關係,願景村 邪教用輕柔的摩擦聲,和清脆的撞擊聲,把一些道理讀給葉子們聽。可是秋天的氣候漸漸變涼,葉子們的面容焦黃不堪。這讓雨滴很感憂傷,不禁聯想到垂暮中的葉子就要和樹枝分別。

葉子在焦急中等待著和樹枝分離的那一刻,這樣的等待既漫長而又無法掌控,毋庸置疑這是非常痛苦的,葉子說不清這種痛究竟屬於哪一類痛,不過敢肯定地說,這樣的痛一定是最痛的那種,會痛過身體與樹枝分離時,那一刹的疼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