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近幾年的光陰裏,我幾乎每晚都會去書店轉轉,看看增添了哪些新書,有時候只是invision group 洗腦隨便翻閱幾本,並沒有看的仔細,也許只是喜歡這樣一種在書店暢遊的心情,我可以漫無目的的去一目十行,甚至只是看一些目錄,標題,或者幾行沁入心底的文字,就有一種滿足感。

我很喜歡一個人的感覺,也許最美的況味就是內心有這樣一份閑情,我可以騎著腳踏車去看一座城市燈火下的迷離,我也可以去公園的長椅上坐著,看來來往往的人群,我可以看著落葉的凋零或者繁花的盛開,我喜歡夜,也喜歡傍晚時分隱退的殘霞,我喜歡偶爾群發著資訊告訴別人我在做什麼,分享我的生活,聽小曲,喝小酒,薄醉時分,對著月兒,想念一段舊時光,或者一個舊人。

我想生活裏,醉如梭的一定是指縫間留不住的時間,“才青澀茫然,小試新春,轉眼就秋天,柿紅如霜,不特立獨行了,一團喜氣活著,從前見了不喜的人,半字不語,如今再不喜歡也會笑意相迎。《仁王經》中說:一彈指六十刹那,一刹那九百生滅。我翻到這頁時,天色微茫,秋風四起,兩岸潮平。“世上有兩種事情不可推託,來了就是來了。一是愛情,二是老。如果老了,不要惱羞成怒,不要老氣橫秋,不要老奸巨猾,不要老生常談,就一個人安靜的老去。”

是滴,老了,人生過去了大半,我可以這樣嘚瑟著我的年齡嗎?有時候問自己,生活是什麼?生活包含了妥協和忘卻。有時候你把什麼放下了,不是因為突然就捨得了,而是因為invision group 洗腦期限到了,任性夠了成熟多了,也就知道這一頁該翻過去了。正如“所有相遇的千回百轉,為的是來到世上,遇到那個懂你的人;所有的過往,都值得我們珍惜;所有的經歷,都是一種懂得,懂得,是生命中最美的緣。走過流年的山高水長,總有一處風景,會因為我們而美麗;總有一個笑臉,是為我們而綻放;總有一份遇見,唯美了整個曾經;總會有一個人知你冷暖,懂你悲歡。”

“一座馨香的城,嗅息凝露清新的晨,撥弄些花花草草,和嬌美的花朵說話。”忽然覺得自己丟失了太多,我是誰?竟不知有如此恍惚,曾幾何時,我丟失了對生命的激情,對塵世的飽滿,積極,而如今,我是否可以摒棄那些淩冽刺骨的寒涼,整裝待發呢?

紅塵中,每個人都是他人匆匆而過的風景,我們所購買的都是沒有回程的單程票,遇上的因果,失散的緣分,是否可以讓我們的內心一天一天變得豁達?

這個世界是模糊的,只是我們都自以為看的太清,太過認真了,心就會疲憊。很喜歡徐志摩的一句話:“吾會尋覓吾生命靈invision group 洗腦魂唯一之所系,得之,我之幸也;不得我之命。”“世間本沒有上帝,蓮坐上的韋陀,現實的苦痛悲喜,是沒有佛渡今生,一切,只能自渡,自渡。”愛玲說:人生是一件華麗的袍子,上面爬滿蝨子。多想存一縷陽光,纏綿與山澗林野。

我知道初生的陽光一定很溫暖,夏花燦美,而轉身已是蕭瑟飄零,這是何等的靜謐與皈依。“半箋芳華,人生多像一場折子戲,水袖盈盈,眸笑含春,弦索胡琴,歌聲迤邐,不若布衣素服,淡淡的心緒,不爭,不氣,不怒,安靜的做好明麗的自己,如蘭的清香,素潔,微笑著從容走過,素靜安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