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落下的一滴雨,滴打在抬頭的眼眸中,渲染了莫名的心語,眼中投影消化不良的星空是黯淡的,折射出灰色的心情。

我曾經多少次毀了,心中美好幻想的一切,只是想快速的捂著痛的心,走的遠遠的,永遠離開那些仍然殘存的幻想。我曾經多少次徘徊在命運的決擇邊緣,如線如絲,纏繞掙扎,一次次的衝擊著那生命的繭。我曾經多少次在黑暗中壓抑著恐慌奔行,眼神中透著一股炙熱,默默前進,只為尋找著那所謂的光明。我曾經沉寂穿越過風雪的刺骨冰心,雙肩披上一層層寒白,體會著生活的痕跡。我曾經獨自行走在山區的坎坷曲折,留下深淺不一的腳印,在那時光中泛黃。我曾經一個人站在長江的此岸上,目光穿過那波濤起伏的水面,看著陽光下的彼岸…..雨帶來了這一切,被時光打磨的平凡,風吹雲煙的平凡。

在路上,在人間,不屈的倔強著,手緊握著,那易碎玻璃般的驕傲,隨著那身後背影的陪伴,堅定的向前走。跨過那霓虹燈下的繁華,打破了最後的奢望,直到絕望湮滅身心,才懂得了這不朽的灰色——平凡。

我曾經幻美幻好幻那明日明月,在這片充斥幻想的世界裏,創造著合乎自己客製化心思的事物。用那一塊塊腦海中堅硬的岩石,搭建起綿延無邊的防護層,以為這樣就可以無懼無畏了。可是當現實殘酷的,讓我親手毀了那防護層,岩石崩塌,轟轟散滾,塵土紛紛,揚起的痛苦,呼吸入心脾,引起的傷口,歇斯底里,滴下的血液,淚流滿面,留下的感觸,深深震盪。煎熬著也反省著,也醉也醒平凡著。

我曾經問人問書問那大山大川,在這段富含年華的潺流中,雙手環抱,守護著自己內心的那微弱火光。仰望著黑幕天上若隱若現的慘澹,感受著心靈被茫然漸漸地浸濕,涼涼的,冷冷的;體會著四周的一切都開始模糊了熟悉,陌生的只有內心微弱的火光可以帶來淡淡暖意;恐慌著沒有明確的前進方向,一眼望去,都帶著幽幽如噬魂的黑暗,到底是哪個方向。彷徨著也呐喊著,也瘋也狂平凡著。

我曾經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,在這條蘊涵人生的路上,建立著自己的心靈帶,抵禦磨難海洋的一波波黑色浪濤。耳邊聽著那滋滋刺刺的破碎,如毀滅前夕的樂章,挑動著神經在哀鳴;眼睜睜地任衝擊的裂紋佈滿整個心靈帶,如玻璃的瓷痕般,藏存著無聲的呻吟;默默忍緊緻精華受這一切,不屈地一步一步,,不撓地一點一點,榨取著支撐身體的力量。絕望著也渴望著,也哭也笑平凡著。